?!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1//en" "//www.w3.org/tr/xhtml11/dtd/xhtml11.dtd"> Ŷڲ:会凌律师事务所:云南律师 昆明律师 法律咨询 - ŶڤħװƼ
??/a> 律师团队 在线咨询 公司与投?/a> 工程与房C 城中村改?/a> 刑事辩护 合同与债权 学习园地 投资信息 友情链接 我要咨询
· 全心服务,共创未来! · 会凌?/A> · 律师招聘 · 因业务发展需要,本所急需招聘前台1名(限女性)Q具体要求:一、应聘要求:1、高中以上学历(包含高中Q?、外向、热情、乐观,形象较好Q工作踏实?、有相关工作l验者优先录用。二、工作范_主要从事前台接待工作。三、待遇:待遇从优Q双休、依法购买社会保险。有意者将个h历发至www.huiling148@vip.sina.com或传?871-3182188 崔女士收 地址Q昆明市拓东?28?云南会凌律师事务所? 2012q??7?/a>
您现在的位置Q?nbsp;ŶڤħװƼ>>公司与投?/a>
 >> x热点
  • 我所MQ刘凌作ؓ市律协代?/a>......
  • 刘凌律师......
  • 2012q会凌所q会圆满举行......
  • 关于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政府?/a>......
  • Ŷڲ:董事权代表公司法律问题研究

    作? /> 佚名</span>
				<span class=来源 不详 览? /> </span>
				<span class=旉 2008-03-21

    ŶڤħװƼ www.pjmvt.icu

       内容提要  本文分析了董事越权代表公司的原因Q认为,法律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可以ҎLW三人,而公司章E和公司内部册、规定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却不能Ҏ善意W三人。董事越权代表行为因其效力不同,可生表见代表和无权代表两种不同的法律后果,q而得越权董事对公司及第三h承担不同的法律责仅R?/SPAN>

         在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中Q董事个人在公司生l营理斚w的权力也不断得到加强Q法律、公司章E以及公司内部决议等均要求董事应在其权限范围内活动。但在实践中Q董事超权限,擅自代表公司对外从事交易的情况却时有发生Qƈl常D公司、股东及公司债权人利益的严重受损。对董事此种行ؓ的认定与处理Q我国现行法~Z明确pȝ的规定。鉴于此Q本文将对董事越权代表公司的相关法律问题试作探讨?/SPAN>

    一、董事越权代表公司的原因分析

    一般认为,随着公司所有与公司l营的分,C公司其是股份有限公司机x力的分配Q已实现从股东会中心M向董事会中心M的变q。这U{变,除了C公司规模的大型化、股权的分散、经营活动的复杂化和专业化等原因外,20世纪初由德国学者首倡的“企业自体”理Zgq种转变。该理论dQ企业本w具有经上、法律上及社会上的固有性及l箋性h|独立存在于股东之外,不因股东变更而变动,企业应视Z个独立的法益来保护?/SPAN>

    [1]在这U理论支配下Q?/SPAN>1937qd国《股份法》率先废除了股东本位的法律结构,大大削减了股东会的权限,同时加强了董事会相对于股东会的独立性和l营权限。该?/SPAN>1965q《股份法》第119条进一步确认,股东大会只是“对在法律和章程中所规定的特定事作出决议”,而“关于业务经营中的问题,只有在董事会提出要求Ӟ股东大会才能作出军_”。受此媄响,其他大陆法系国家的公司立法也相仿效。例如,法国?/SPAN>1966q颁布的《关于商事公司的法律》第98条第1规定,“董事会拥有在Q何情况下以公司名义进行活动的最q泛的权力;董事会在公司宗旨的范围内行ɘq些权力Q法律明赋予股东大会的权力除外。”英法pd家也发生了由股东会中心主义向董事会中心主义的转变。如国《标准公司法》第8?/SPAN>01?/SPAN>(b)就规定Q“所有公司权力应当由董事会行使或在它的许可下行Q公怸务和事务也应当在其指gl营理Q……。”相比较而言Q我国《公司法》却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q赋予其q泛的权力,q没有特别突事会的作用,因而未体现董事会中心主义的立法取向。但一般认为,董事会仍h公司的业务执行和l营意思决定的职能?/SPAN>[2]公司权力分配重心的{UMؓ董事的越权代表行为提供了相应的制度基Q但q有更深的经原因。首要原因是Q作Z理h的董事的目标函数q不L和作为委托h的股东相一_也就是说Q二者之间的利益和目标经常是不一L。董事通常q求的是自n效用的最大化。因为公司利润是属于股东的,而ؓ获取利润所作出努力的成本却是董事的。所以只要可能,董事更多q求的是个h收入、在职消费,或者通过滥用权力以获取私利。其ơ,信息的不对称性也是董事滥权行为的Ҏ之一。信息是决策的基Q信息量掌握的多决定着参与决策E度的大?/SPAN>[3]在现代公怸Q作为经营者的董事对公司的生和经营情况,对自׃出的努力拥有Uh信息Q这些是外部股东难以观察Q或者不p高的成本不能知道的。而且Q董事在向外部股东提供信息时Q往往会根据自w利益和偏好对信息进行筛选,于是外部股东获得的信息多都有某U扭曲和片面性。这P董事可以利用信息占有上的优势,隐瞒自己的努力程度和公司的真实情况,采取ZM行ؓ以谋取私利。再者,公司控制权与股东的剩余收益权的不对应也是D上述代理问题的原因之一。现代企业理论强调公司的控制权与股东的剩余收益权应尽可能地匹配,x力与责Q的分布应可能对U。否则,控制权就会变成一U“廉h权”,拥有控制权的Z对用权力的后果负责Q从而不可能真正负责地行使权力?/SPAN>[4]C公司的剩余收益权应尽可能分配l作为经营者的董事Q这不仅是因事对公司的经营W效v军_作用Q而且q因事的行ؓ比其他公司成员的行动更难监督?/SPAN>[5]只有赋予董事以剩余收益权Q以免除对董事行为的外部监督Q才能董事负责地行事。这也就是ؓ什么董事一般均持有公司一定䆾额股份的原因。但除家族式的有限责d司外Q绝大多数公司的董事不是公司的完全所有者。这P当董事对工作了努力Ӟ他可能承担全部成本而仅获取一部分利润;另一斚wQ当他因滥用权力而获U利Ӟ他得到全部好处但只承担一部分成本。结果,董事为公司工作的U极性不高,却热衷于采取ZM行ؓ以图利自己?/SPAN>?/SPAN>

                 二、对董事代表权的限制

    有效的制度约束能抑制董事的机会主义們֐Q避免因董事的越权代表行损宛_司和股东的利益,从而尽量降低代理成本。在我国Q仅董事长n有公总表权Q因而对董事代表权的限制Q一般情况下指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SPAN>

    Q一Q法律限?/SPAN>

         即由法律直接规定的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Ӟ也就是说Q在某些特定场合Q董事长依法不能代表公司。例如,Ҏ我国公司法第193条的有关规定Q当公司因破产或解散而实施清时Q只有清组才能代表公司为民事行为和诉讼行ؓ。此Ӟ董事长依法已丧失公司代表权。在外国的公司立法中Q在公司与董事之间有诉讼行ؓӞ不论是公司对董事q是董事对公司提赯|均由监事代表公司。这U制定法对代表权的限制由于具有强制性,因而不得通过公司章程或内部决议加以解除。与此不同的q有另一U限Ӟ例如Qؓ避免董事己利益或他h利益而牺牲公司的利益Q许多国家公司法q规定,在董事ؓ自己或他与公司q行的交易中Q该董事也不能代表公司。但是,Ҏ法、日{国公司法的规定Q这U对董事代表权的限制可以l董事会的同意而解除?/SPAN>[6]我国《公司法》第61条第2ƾ规定,“董事、经理除公司章程规定或者股东会同意外,不得同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而且Q董事如未经法定E序批准而擅自ؓ此类交易Q其行ؓq不当然无效Q而属于效力未定之行ؓQ可以经公司q认而生效?/SPAN>[7]此时Q法律对代表权的限制仅具有相Ҏ,可依法定E序而解除?/SPAN>

         应指出的是,׃法律h公开宣示的作用,因而法律对代表权的限制也就h很强的公C力和公信力Q能够对抗Q意第三h。进a之,W三人无权以其不知法律对代表权的限制Q而主张董事的权代表行ؓ对公司有效?/SPAN>

    Q二Q章E限?/SPAN>

    依公司法原理Q公司章E不但是公司内部的行为准则,而且更是公司对外的法律文件。因而公司章E具有对外公C的作用。第三h可以通过章程了解公司的经营范围、组l结构和资信状况Q以正确Ch与该公司交易的风险,从而确保交易安全。在我国Q公司对董事长代表权限制的最主要方式之一便是章程限制。章E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是通过两种途径实现的:一是通过章程中的l营范围条款来达到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经营范围是公司章程的绝对必要记载事,而且Q公司必d章程规定的经营范围内从事l营。而公司的对外营业zd很大部分是通过其代表h的行为实现的Q所以,代表Z必须在章E确定的l营范围内活动。故l营范围条款能实现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但Z对交易安全的l护Q各国立法均规定q种限制不具有对抗善意第三h的效力。二是通过规定某些特定事项ȝ股东会或董事会表决通过才能实施Q从而实现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实践中较常见的做法是,qE规定公司的某些重大事项Q如重要财的处分及受让、重大的投资计划、缔l重要合同以及金额较大的借贷和担保等Q须l董事会一定比例的董事表决通过方能付诸实施。对于章E中此种规定的效力,实践中有一U观点认为,董事会决议的形成是公司董事个人意志上升ؓ公司团体意志的过E,因而,董事会决议不仅仅是一份公司文Ӟ其实质是公司法h的意思表C。所以,对于章程规定应由董事会批准才能实施的事项Q如果董事长未经董事会决议批准而擅自以公司名义对外为此cM易行为,则董事长的行为就不能被认为是公司的真实意思表C,该行为的后果也就不能由公司负责。笔者不同意q种看法。不可否认,董事会在C公司中占据非帔R要的CQ我国公司法也赋予其公司生l营理斚w极大的权限。但从我国公司法的规定来看,董事会仅是公怺务执行的意思决定机养I而非代表机关。董事会的决议仅仅是公司内部文gQƈ不能直接对外发生效力Q而须透过作ؓ代表机关的董事长的行为或公司其他工作人员Z该决议对外诏L行之。尤其应该看刎ͼ实践中董事ؓ实现其越权代表行向W三人出具伪造的董事会决议的情Ş时有发生。在q种情况下,如果要求以董事会册作ؓ判断董事长行为有效与否的依据Q那么,不论交易金额的大或性质如何Q相对hZ认董事会决议的真实性,都将不得不列席公司董事会会议。而这无疑与商事交易的便捷性要求相悖,而且徒增当事人的交易成本。因而上q观Ҏ不可取的?/SPAN>

     

    事实上,不少国家公司法均明定Q公司章E中限制董事会或董事权力的规定不能对抗善意第三h?/SPAN>[8]我国公司法第11条也仅规定章E对公司董事{公司内部h员有U束力,而ƈ未有章程对第三h也具U束力的规定。况且,从目前的商事交易习惯看,与公怺易的相对人在与公ؓ交易前,极少有先向公司烦阅其章程的,而向工商行政理机关查阅公司章程又受到诸多限Ӟ从而相对h对章E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多不知晓。MQ笔者认为,在相对hZ实上善意之场合,公司不得以章E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对抗该W三人?/SPAN>

     

    Q三Q内部决议与规定限制

     

    公司可以通过股东会、董事会册或制定内部管理性的规章制度Q或者以上ȝ单位的内部规范性文件的方式Q对公司董事长的代表权进行限制。公司内部决议或理规定对代表权的限Ӟ包括董事长在内的公司内部工作人员均有遵守的义务。但董事会、股东会册和公司管理规定纯属公司内部文Ӟ因而不能以此对抗善意第三h。而且Q由于这U限制的U内部性,军_了其毫无公示力可aQ因而除公司能D证证明第三h明知公司对董事长代表权的此种限制外,对第三h均应作善意之推定?/SPAN>

     

    lg所qͼ除法律对代表权的限制hҎW三人的l对效力外,其他对代表权的限制均不能Ҏ事实上善意之W三人?/SPAN>

     

    三?/SPAN>      董事权代表公司行ؓ的效?/SPAN>

     

    董事权代表公司行ؓ与公司越权行Z同。后者是指公司超其章程所定经营范围的行ؓ。而董事越权代表公司行为则是指董事没有代表权限Q或者超代表权限对外代表公司实施行为。在我国Q董事长与一般董事在公司中的不同C军_了二者越权代表公司行为的表现形式也各不相同。一斚wQ董事长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的行ؓx其所代表的公司的行ؓ。从公司制实늜Q董事长享有L的代表权Q几乎公司的一切对外营业事务均可由董事长代表公司而ؓ之。但对于公司的某些重大和hҎ性质的事,公司法及公司章程{都可以实现对董事长代表权的限制。这U限制对董事长是有约束力的。然而,董事长的代表n份得第三h极易认ؓ其n有不受限制的代表权。这P董事长就有可能利用第三h的这U习惯认识来实现他的权代表行ؓ。另一斚wQ一般董事不享有公司的对外代表权Q他以公司名义对外行为时必须有公司或公司代表人的委托授权。但不可否认的是Q一般董事仍有可能利用其作ؓ公司机关成员的有利条件实施越权代表行为。尤其是当一般董事负责公司日常生产经营管理时Q就更有可能利用职便实现权代表行ؓ。MQ在我国Q董事长或一般董事均有越权代表公司的可能?/SPAN>

     

    既然董事长或一般董事均可能实施权代表行ؓQ那么,此种行ؓ的效力应如何认定呢?从各国的公司立法看,主要有两U处理方式。一U立法例Z护交易安全,规定对董事代表权所加之限制全ؓ无效。这以d国ؓ代表。该国有限责d司法W?/SPAN>37条第2规定,“对业务执行人的公司代表权的限制Q对W三Zh法律效力。”据此,公司不能以对董事代表权已施加限制为由Q否认董事越权代表行为对公司的效力。另一U立法例认ؓQ应区别W三Z观上是善意还是恶意而定Q对董事代表权的限制不能Ҏ善意W三人,但可以对抗恶意第三h。如我国台湾地区民法W?/SPAN>27条第3就规定 Q“对于董事代表权所加之限制Q不得对抗善意第三h。”该规定的原则已在台湑֜区的公司法中得到体现和诏彅R?/SPAN>[9]在统一合同法制定之前,我国立法上对董事权代表公司行ؓ的效力未作规定,审判实践中对此问题的处理也不一_但更多的們֐于认事的权代表行ؓ对公怸生效力,q些行ؓ应视事自q行ؓQƈ由其自行承担后果。但是,一概认定董事的权代表行ؓ对公司无效,不利于维护交易安全和保护W三人的利益Q同时还可能造成如下l果Q即对公司有利的交易Q公司将可能对该行ؓ予以q认Qƈd承担其法律后果;当交易对公司不利Ӟ公司以董事无代表权为由而拒l承担该交易的后果。这无疑ؓ公司利用法律从事投机行ؓ提供可乘之机。当Ӟ如果认ؓ董事的越权代表行为对公司都ؓ有效Q也是不合理的。因可能权董事与W三人恶意串通,实施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开方便之门。所以,为^衡公怸W三人的利益Q根据第三h主观上的善意或恶意而认定越权代表行为的效力是较合理的做法。具体而言Q公司要事的权代表行ؓ对善意第三h负责Q但对于恶意W三人,该行为应Uؓ董事的无权代表行为,公司不承担Q何责仅R以下将据此作具体论q?/SPAN>

    Q一Q表见代?/SPAN>

          表见代表是外观主义、禁反言法理在代表h制度中的一U体现。根据这一原则Q商事交易行Zh的行为意思应以其行ؓ的外观ؓ准,以认定其行ؓ所产生的法律效果?/SPAN>[10]当行为外观与事实不符Ӟ交易相对人可依行Z外观d权利。而引发某U表见性事实的人,应对被认定有正当理由理由信赖该表见性事实的交易相对人承担责仅R?/SPAN>[11]外观M原则的目的在于维护社会交易安全ƈ保护善意W三人的利益。在代表人制度中Q尽某法h工作人员本不享有代表权,但若法h同意或默许其使用某种可能使第三h合理信赖其具有代表权的名Uͼ则法人应对信赖此外观的第三h承担责Q。这是法h代表人制度中的表见代表?/SPAN>[12]例如Q日本商法第262条就规定Q“ȝ理、副ȝ理、专务董事、常务董事和其他被认为有代表公司的权限等名称的董事所做的行ؓQ公司在该董事虽无代表权的场合,仍对善意W三人承担责仅R”在我国Q新合同法也首次对表见代表制度作了规定。该法第50条的规定Q“法人或者其他组l的法定代表人、负责h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该规定对于防止公司恶意的责任问题,保护W三人对外观的合理信赖具有现实意义?/SPAN>

     

     董事权代表公司成立表见代表应具备如下要Ӟ

     其一Q董事在实施行ؓ时无代表权。如果董事在对外代表公司时事实上享有代表权,则属于有权代表,不发生表见代表的问题。此所谓无代表权,指董事与W三Zؓ交易行ؓӞ对其以公司名义实施的行ؓ无代表权。至于该董事此前是否曄拥有代表权,或当时对公司的其他事Ҏ否拥有对外代表权Q均在所不问。没有代表权的原因,可能是因董事Ҏ׃是公司的代表人,从而不h代表权;也可能是因ؓ管该董事是公司的代表hQ但法律、公司章E或公司的内部决议对其某斚w的代表权加以限制Q导致其相对的无代表权?/SPAN>

     其二Q须该越权董事有被赋予公总表权的外观。具体来_权董事使用了会使第三h合理怿其有代表权的名称Q如董事ѝ副董事ѝ总裁、ȝ理等。某U名U是否应视ؓ附有表见代表权,应根据交易的通行观念军_。而且Q越权董事对构成表见代表的名U的使用得到了其所在公司的同意或默许。因此,如果使用上述名称非基于公司的同意或默许,而纯属个人冒用,则不构成表见代表。从审判实践看,构成权董事h公司代表权外观的情ŞQ主要有以下几种Q(1Q作为公总表h的董事长Q违反公司章E或内部规章制度的规定,未经股东会或董事会批准而私自代表公司实施某些不能由其个人决定的交易行ؓQ(2Q在公司被承包期_作ؓ公司承包人的董事长,q反其与公司业主{订的承包合同的规定Q私自以公司名义对外为某些承包合同禁止的交易Q如以承包的公司对外作担保等Q(3Q兼d司ȝ理的一般董事未l公司或公司代表人的同意或授权,擅自以公司名义与W三Z事其权限范围外的交易Q(4Q曾d总表h的一般董事利用其曾Q公司代表Ş成的便利条gQ不明真相的第三h误认其仍h公司代表权而与之ؓ交易。其中,因兼d司ȝ理的一般董事的权代表行ؓ而发生的U纷最为多见。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与外国公司法不对公司l理职权作具体规定不同,我国公司法赋予公司经理日常生产经营管理方面巨大的权力。同Ӟ公司l理为实现其生l营理职权Q往往q掌着公司法h的公章。而在我国的商事实践中Q除非有相反的证据,否则加盖法h的公章往往被视为法人同意n受某U权利或承担某种义务的意思表C。这׃ؓ董事利用职便实施权代表行ؓ创造了条gQ也使得外部W三人极易相信该董事有权代表公司与其从事交易?/SPAN>

     其三Q须相对人合理信赖该权董事有代表权。也是_管以公司名义实施行为的董事无代表权Q但W三人对此ƈ不知晓,q且有理pZ用特定名U的董事享有公司代表权。于此情形,该第三h即ؓ善意W三人。所以,即该越权董事有被赋予代表权之外观,但如果未获得W三人的信赖Q则仍然不能成立表见代表。对于第三h而言Q只要其有相应证据证明存在以其相信该董事有代表权的事实,x定其主观上ؓ善意且无q失。被权代表的公司如认ؓW三人系恶意Q必d此负举证责Q。若不能Ҏ加以举证证明Q公司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一般认为,W三Z观上的一般过失ƈ不媄响表见代表的成立。但如果W三人对其不知该董事无代表权的事实有重大q失Q则该第三h׃能被认ؓ是善意第三h。所谓重大过失,通常是指不费举手之劳便很Ҏ知晓该董事不h代表权,但却没有d了解而误认其有代表权的情形?/SPAN>[13]在成立表见代表的情况下,被越权代表的公司要承担表见责仅R进a之,表见代表董事的行为同有代表权的董事的行ؓ一P其结果直接由公司承受Q公怸能以董事事实上无代表权而拒l承担责仅R?/SPAN>

    Q二Q无权代?/SPAN>

     如果权代表董事在实施越权代表行为时Q第三h因重大过失本应知道该董事无代表权而未知晓Q或者第三h明知该董事无代表权而仍然与其从事交易,则成立无权代表?/SPAN>[14]此时Q该W三人即为恶意或有重大过qW三人?/SPAN>

    实践中,无权代表的成立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加以判断:Q?/SPAN>1Q第三h与被权代表的公怹间的业务联系E度。第三h与该公司有长期的业务往来,表明其应有较便捷和可靠的渠道了解交易Ҏ公司的代表h及其代表权限。如果第三h未作了解而与无代表权的董事从事交易,则表明其未尽到基本的谨慎义务Q因而主观上h重大q失。该W三Z׃能受到法律的保护。(2Q依交易的金额或性质而定。如果交易的金额巨大Q或者交易的性质军_了它对公司的l营发展有重大媄响,董事个h通常ҎcM易无军_权,而且Q根据商事交易习惯,当事Z般会在认真核实对方h员的代表权限的基上再与其实施交易行ؓ。例如,实践中对于金额较大的h担保行ؓQ银行一般均要求担保公司不但要由公司法h和公总表h{认可Q而且q须提供担保公司董事会同意担保的册Qƈ由银行工作h员当面“核保”。如果相对h未慎重地为此cM易,则可以认为其未尽到v码的注意义务Q因而同样不应受C护。(3Q如果具有一般常识的普通h卛_看出某董事不可能享有公司代表权,而交易相对h却未发现Q则该相对h的过失是重大的,因而应由其自行承担无权代表的后果。(4Q如果有证据表明W三人明知该董事无代表权Q而仍与之Z易,则该W三Zؓ恶意W三人。此Ӟ公司可以行恶意抗辩权,要求该第三h承担无权代表的法律后果?/SPAN>

    原则上,对于董事的无权代表行为,公司可以相对人的重大q失或故意ؓ抗辩事由Q主张该行ؓ对其无效。在此情形下Q该行ؓ仅应视ؓ权董事与相对h之间的行为,公司Ҏ不承担法律责仅R但公司必须举证证明相对人已知道或根据当时情况不可能不知道该董事无代表权。值得注意的是Qؓ保护登记人利益,许多大陆法系国家的商业登记立法均规定商业登记的一般效力是Q应登记事项l登记后Q不但可以对抗恶意第三hQ而且可以Ҏ善意W三人?/SPAN>[15]l过登记Q就可h虚拟W三的恶意?/SPAN>[16]׃公司的代表h及代表权限均属应登记事项Q这里就存在商业登记的一般效力规定与表见代表规定之间的冲H的问题。对此,在日本较h说服力的解释认ؓQ表见代表的规定是商业登C般效力的例外?/SPAN>[17]法国关于商事公司的法律第49条、第98条均规定Q仅仅公布章E不以构成W三人恶意的证据。英?/SPAN>1989q公司法W?/SPAN>711?/SPAN>AQ?/SPAN>1Q款也规定,仅仅因ؓ某事已在公司注册处的存?文g中公开或可以到公司调查Q某Z应被视ؓ已得到关于此事项的通知。笔者认为,法、英{国q种规定值得我国借鉴?/SPAN>

     此外Q公司可以决定是否对董事的无权代表行Z以追认。如果公司对该行Z以追认,那么Q董事的无权代表行ؓx为有权代表行为,该行为的法律后果也就当然应由公司承受。反之,倘若公司不予q认Q则董事的行为即为当然的无权代表行ؓQ公司可以拒l承担Q何责仅R目前一U相当流行的观点认ؓQ在董事权代表公司的情况下Q如果第三h明知或应当知道该董事权而仍与之订立合同的,此时该第三hh恶意Q该合同应ؓ无效合同?/SPAN>[18]W者不同意q种看法。这是因为,无效合同的当然无效性决定了合同一旦被认为无效,当事人就不可能再实际履行该合同。这P即被越权代表的公司认ؓ董事的无权代表行为对其是有利的,也仍然不能通过认可该合同而合同对其生效。而且Q董事越权代表公司所订立的合同也q不一定对相对Z利,相对Z权董事订立合同qZq求合同无效的后果。相反,相对人通常希望通过~结合同而与被代表的公司达成交易。所以,董事无权代表而订立的合同视ؓ当然的无效合同,既不利于l护交易安全和契U秩序,更有可能与当事h的主观愿望相悖,从而有q合同法上当事h意思自d则。反之,董事无权代表而订立的合同视ؓ效力待定的合同,q赋予公司对此类合同的追认权Q由其决定合同是否对其生效,则能够较好地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实际上Q英公司法也是董事无权代表公司而订立的合同视ؓ可予撤销的合同。据此,即公司在法律上不必事的行ؓ负责Q该公司仍可以批准承认ƈ接受该合同?/SPAN>[19]

     

    四、董事越权代表公司的民事责Q

         Z护公司、股东及公司债权人的合法利益Q董事因其越权代表公司行致公司和第三h受损Ӟ该董事应承担损害赔偿责Q?/SPAN>

    Q一Q越权董事对公司的赔偿责?/SPAN>

     传统公司法原理认为,董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该义务要求董事应遵守公司立法、章E的规定及公司内部决议,为公司忠实行其职责。我国公司法明确规定了董事的忠实义务。董事违反忠实义务时Q应对公司承担相应的民事责Q。其中,最主要的责dŞ式是承担赔偿责Q。《公司法》第63条也明确规定Q董事执行公司职务时q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E的规定Q应当承担赔偿责仅R董事越权代表公司是一U典型的q反董事对公司忠实义务的行ؓ。因此,董事因其权代表公司行ؓl公叔R成损害的,也应承担损害赔偿责Q?/SPAN>

     如前所qͼ董事权代表行ؓ因其效力不同Q可成立表见代表行ؓ或无权代表行为。在成立表见代表行ؓӞ董事权代表行ؓ的法律后果由公司承受。但是,qƈ不媄响董事与公司之间的内部责ȝ区分。申a之,公司如因其向相对人承担责任而蒙受损宻I仍可以要求越权董事对此予以赔ѝ与此不同,在成立无权代表行为时Q只能由权董事个h为其行ؓ向相对h负责Q公怸承担M责Q。由此可见,仅在成立表见代表行ؓӞ权董事才存在就其越权代表行为对公司承担赔偿责Q的问题?/SPAN>

    董事其表见代表行ؓ对公司承担赔偿责ȝ前提是,董事的行为对公司造成了损実뀂至于董事承担赔偿责L否应有限Ӟ存不同看法?/SPAN>[20]一U观点认为,对董事不法行求赔偿的金额通常是巨大的Q如果不规定最高赔偉K的限Ӟ一些富有才q的人员对进入董事会会望而却步。另一U观点认为,如果董事的行为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他必L担其所造成的Q何损失,而不是由作ؓ受害者的股东和公总替其承担。事实上Q由于董事的实际支付能力千差万别Q因此很隄定一个对所有董事均合理的赔偿最高限额。而根据损害的完全赔偿原则Q加害h应对由其行ؓ而造成的一切损完责。所以,W者赞同第二种观点?/SPAN>

    Q二Q越权董事对W三人的赔偿责Q

     权董事对第三h的赔偿责d样因其行为成立表见代表行为或无权代表行ؓ而有区别。一斚wQ如果董事的行ؓ构成无权代表行ؓ而公司又不予q认的,则董事就只能自行为其无权代表行ؓ而对相对人承担责任,相对Z仅能要求权董事赔偿其损失。另一斚wQ如果董事的行ؓ构成表见代表行ؓQ该行ؓx为公司的行ؓQ被权代表的公司就要ؓ此对相对责。于此情形,对第三h而言Q董事的权代表行ؓ也就成ؓ其代表公司而ؓ的职务行为。那么,权董事是否可不必对相对h承担M责Q呢?依法人实在说理论Q公司负责h之h格在其执行职务时Qؓ公司法h人格所吸收Q因此公司负责h所Z侉|行ؓQ理应系法h之行为,而非公司负责Z行ؓQ负责h本不应负责,而应由公司法人单独负责?/SPAN>[21]我国民法Ҏ人本质亦采法人实在说。民法通则W?/SPAN>43条就规定Q“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Q。”理Z实务上也普遍认ؓQ法人机x员执行职务的行ؓQ是法h的行不是机x员个人的行ؓQ因此其行ؓ无论是合法行为或q法行ؓQ均应由法h负责Q而不应由个h承担民事责Q?/SPAN>[22]据此可知Q在我国Q越权董事不必ؓ其表见代表行为对W三责。然而,从国外的公司立法来看Q已有不国家{而承认董事执行职务时对第三h的民事责仅R如日本商法W?/SPAN>266条就规定Q董事执行职务有恶意或重大过失时Q该董事与公司对W三人承担损完偿的q带责Q。笔者认为,我国公司立法应借鉴外国的做法,规定董事因其表见代表行ؓ致第三h受损Ӟ应与公司共同对第三h承担q带赔偿责Q。这栯定有利于规制董事的滥权行为,使其l营行ؓ不但要对公司负责Q还要对公司债权责。而且Q董事在实施表见代表行ؓӞ一斚w是以公司名义q行的,因而是公司的行为,但另一斚w董事对其行ؓ权的事实不可能不知Q因而其主观上是故意的,既然如此Q让其对W三人的损害负责也是W合q错责Q原则的。尤其应该看刎ͼ在构成表见代表的情况下,如果公司已无赔偿能力Q而同时又不能q究董事个h的责ȝ话,则第三h所受的损害无法得到有效救。显Ӟq对保护无辜W三人的利益是极Z利的?/SPAN>

     

    注释Q?/SPAN>

    [1]赖源治I《学习商事法与经法L宏观的企划能力》,载《胦l法专论》,台湾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1997q版?/SPAN>

     

    [2]王保树、崔勤之Q《中国公司法》,中国工h出版C?/SPAN>1995q版Q第215c?/SPAN>

    [3]何自力:《法本所有制与公司治理》,南开大学出版C?/SPAN>1997q版Q第146c?/SPAN>

    [4]参见张维q:《企业理Z中国企业攚w》,北京大学出版C?/SPAN>1999q版Q第63c?/SPAN>

    [5]同上Q第103c?/SPAN>

    [6]参见卞耀武主~:《当代外国公司法》,法律出版C?/SPAN>1995q版Q第407?/SPAN>643c?/SPAN>

    [7]参见柯芳枝:《公司法论》,台湾三民书局1997q版Q第331c?/SPAN>

    [8]参见英国1989q公司法W?/SPAN>108条,法国商事公司法第113条,意大利民法典W?/SPAN>2384条?/SPAN>

    [9]参见我国台湾地区公司法第108条第3V第208条第6V?/SPAN>

    [10]张国键:《商事法论》,台湾三民书局1980q版Q第45;王保树:《商事法的理念与理念上的商事法》,载《商事法论集》第1P法律出版C?/SPAN>1997q版?/SPAN>

    [11]李井杓:《韩国商法上的表见责d度之研究》,载《商事法论集》第3P法律出版C?/SPAN>1999q版?/SPAN>

    [12]许明月:《企业法人目的范围外行ؓ研究》,载《民商法Z》第6P法律出版C?/SPAN>1997q版?/SPAN>

    [13] 刘江永编译:《日本的股䆾公司制度》,l济U学出版C?/SPAN>1993q版Q第116c?/SPAN>

    [14]从本质上_表见代表也是一U无权代表,但本文根据行为的后果区分表见代表与狭义的无权代表?/SPAN>

    [15]参见日本商法W?/SPAN>12条,德国商法W?/SPAN>15条第2ƾ?/SPAN>

    [16]龙田节:《商法说略》,甘肃人民出版C?/SPAN>1985q版Q第21c?/SPAN>

    [17] 刘江永编译:《日本的股䆾公司制度》,l济U学出版C?/SPAN>1993q版Q第106c?/SPAN>

    [18]参见胡康生主~:《中华h民共和国合同法释义》,法律出版C?/SPAN>1999q版Q第87;最高h民法院经庭~著Q《合同法释解与运用》,新华出版C?/SPAN>1999q版Q第214c?/SPAN>

    [19]参见张汉槎:《香港公司法原理与实务》,U学普及出版C?/SPAN>1994q版Q第59c?/SPAN>

    [20]参见孔祥俊主~:《民商法热点、难点及前沿问题》,人民法院出版C?/SPAN>1996q版Q第247c?/SPAN>

    [21]赖英照:《公司法论文集》,台湾1990q版Q第58;刘连煜:《公司法理论与判决研I》(一Q,台湾1997q版Q第43c?/SPAN>

    [22]参见李开国:《民法基本问题研I》,法律出版C?/SPAN>1997q版Q第113c?/SPAN>

    Q本文原载于《中国法学?/SPAN>2000q第3期)

     

     

     

     

    公司及投资内容录入:崔琳    责Q~辑Q崔?nbsp;
本站Ƣ迎交换友情链接Qhuiling148.comQ?/span>